退而不休“夕陽紅”——記臨潼區社區志愿者宋大毛

2020-08-18 09:45:35  來源:各界新聞網-各界導報  


[摘要]“大毛,家里的燈忽然不亮了,能不能來家里看一下?”8月13日上午,宋大毛接到西安市臨潼區驪山街道辦華清社區80歲的賈宏軍老人的求助電話,他二話沒說,放下手中的活,背上工具包就匆匆出門了。...

  宋大毛在家中幫助居民免費維修小家電

  □ 記者 李彥伶 文/圖

  “大毛,家里的燈忽然不亮了,能不能來家里看一下?”8月13日上午,宋大毛接到西安市臨潼區驪山街道辦華清社區80歲的賈宏軍老人的求助電話,他二話沒說,放下手中的活,背上工具包就匆匆出門了。

  個頭不高,身材微胖,干起活來的沖勁卻很難將其與年過花甲之人聯系到一起。

  宋大毛,2014年退休后,成為華清社區年齡最大的志愿者。6年來,他手機24小時暢通,是社區名副其實的“志愿服務熱線”,只要大家需要隨叫隨到。截至目前,宋大毛已累計幫助轄區居民500余戶、1000余人次。2017年,他和老伴兒一起簽署了遺體捐獻協議,用平凡人的善舉書寫了最美的感動。

  社區最年長志愿者

  “大毛思想覺悟高,是個樂于助人的熱心腸,這些年來為大家做了很多好事。”提起宋大毛,街坊鄰居都會豎起大拇指。

  “姑娘,我快退休了,想到社區當志愿者,可以為小區的老人義務修水電。”2014年,快退休的宋大毛拿著社區發放的志愿者招募倡議書,疾步走進社區辦公大廳。

  老人的一席話,吸引了華清社區工作人員的注意。雖說社區里的志愿者很多,但大多是年輕人,像宋老這樣已過花甲之年的志愿者絕對是第一個。

  原來,宋大毛是單位的高級電工,工作之余也常幫鄰里維修小家電。現在退休了,閑暇時間更多一些,他想靠自己的一技之長多給大家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就這樣,宋大毛成了華清社區最年長的一名志愿者。

  小善舉書寫大愛心

  “為了讓居民能熟悉我,我特意讓社區為我制作了志愿服務工作牌,貼上自己的照片,蓋上社區的印章,這樣入戶服務就方便多了。”采訪中,宋大毛拿出自己的志愿服務工作牌向記者介紹道。

  在社區開展的“鄰里守望,讓愛回家”活動中,宋大毛與社區工作人員一起為小區老年人發放“愛心服務卡”,并幫助收集受助老人信息,以方便今后開展工作。

  宋大毛的志愿服務贏得了社區群眾的稱贊。現在宋大毛在其居住小區和鄰近小區已經聯系了300余戶服務對象,其中包括老人、殘疾人、低收入家庭,還有一些上班族的年輕人。對于高齡老人、殘疾人等弱勢群體,宋大毛特別關注,定期打電話詢問,對其他服務對象,只要電話一響,他也是隨叫隨到,從不耽誤。在社區和他自己的大力宣傳下,小區居民逐漸熟悉了他,也認可了他的愛心之舉。從起初的幫忙維修電燈、電路,發展到了現在安裝相框、維修馬桶、疏通下水管道等等一些雜事,志愿服務的范圍越來越廣。

  為支持宋大毛的工作,老伴何寶茹接手了所有家務活,并為服務好居民經常幫著出主意想辦法。

  捐獻遺體讓愛延續

  “雖然雜事超出了我的服務范圍,但是居民能打電話求助,說明他們真的遇到困難了,需要我的幫助,我不能回絕。”宋大毛真誠地說。

  現在,宋大毛的志愿服務在轄區已逐漸常態化。

  2017年年底,宋大毛和妻子做了一個不尋常的決定,他們與紅十字會簽訂了遺體捐獻協議。自愿在逝世后捐獻自己的遺體或器官組織,奉獻醫學事業。

  “我自己本來就是學醫的,生生死死見得多了,也想得開,有了想法后,就和老伴一商量,兩人都同意,就聯系了紅十字會。剛開始孩子們不同意,但是我們倆反復給孩子們做工作,慢慢地他們也就接受了。”采訪中,何阿姨說。

  宋大毛說:“人要活在當下,每天都要幸福快樂,雖然退休了,但我們過得很充實、很快樂,其他身后事不用去想,簡簡單單的多好。”

  西安市臨潼區驪山街道辦華清社區黨支部書記馮樹森表示,宋大毛多年如一日,默默奉獻,服務居民,他的事跡令人感動,他用實際行動傳遞了社會正能量,弘揚了人間的真善美。

  《各界導報》2020年08月18日 第4693期第4版

編輯: 穆小蕊

相關熱詞: 臨潼區 志愿者 宋大毛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13008241號-1
奇米网 777米奇影院 奇米第四色 哥哥去 哥哥干 狠狠日 色妹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