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誰死傷誰有理” 正當防衛制度標準出爐

2020-09-04 10:18:25  來源:華商網-華商報  


[摘要]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對依法準確適用正當防衛制度作出較為全面系統的規定。...

  涉正當防衛案件近年來受到社會廣泛關注。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對依法準確適用正當防衛制度作出較為全面系統的規定。

  意見明確提出,正當防衛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要準確理解和把握正當防衛的法律規定和立法精神,對于符合正當防衛成立條件的,堅決依法認定。要切實防止“誰能鬧誰有理”“誰死傷誰有理”的錯誤做法,堅決捍衛“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法治精神。

  “意見對于準確理解和適用正當防衛的法律規定,正確處理正當防衛案件,依法維護公民的正當防衛權利,鼓勵見義勇為,弘揚社會正氣,具有重要意義。”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說。

  對于正當防衛、防衛過當和特殊防衛的具體適用,意見提出了“十個準確”。其中明確,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正當防衛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權利的行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財產等權利的行為;既包括犯罪行為,也包括違法行為。不應將不法侵害不當限縮為暴力侵害或者犯罪行為。

  對于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意見明確提出,對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經開始或者結束,應當立足防衛人在防衛時所處情境,按照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斷,不能苛求防衛人。

  意見同時提出,準確界分防衛行為與相互斗毆,準確界分濫用防衛權與正當防衛,準確把握防衛過當的認定條件。認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缺一不可。此外,意見圍繞特殊防衛的起因條件,明確了“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具體涵義。

  當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還聯合發布了七個涉正當防衛的典型案例,以案說法,有針對性地闡釋適用正當防衛制度需要注意的問題。 據新華社

  十個準確讀懂正當防衛

  對于正當防衛制度的具體適用,《指導意見》提出了十方面規則,也可以稱為“十個準確”。

  一是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正當防衛的起因是存在不法侵害。《指導意見》第五條對不法侵害的具體理解作了規定,明確:“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權利的行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財產等權利的行為;既包括犯罪行為,也包括違法行為。”“不法侵害既包括針對本人的不法侵害,也包括危害國家、公共利益或者針對他人的不法侵害。”“對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實行防衛。”

  二是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正當防衛必須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即不法侵害已經開始,尚未結束。關于時間條件的判斷標準,《指導意見》第六條強調:“對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經開始或者結束,應當立足防衛人在防衛時所處情境,按照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斷,不能苛求防衛人。”

  三是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對象條件。正當防衛是“正對不正”,必須針對不法侵害人進行。但是,不能狹隘地將不法侵害人理解為直接實施不法侵害的人,而是也包括在現場的組織者、教唆者等共同實施不法侵害的人。對此,《指導意見》第七條作了明確。此外,《指導意見》第七條還規定:“明知侵害人是無刑事責任能力人或者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的,應當盡量使用其他方式避免或者制止侵害;沒有其他方式可以避免、制止不法侵害,或者不法侵害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可以進行反擊。”

  四是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意圖條件。正當防衛必須具有正當的防衛意圖。《指導意見》第八條規定:“正當防衛必須是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不法侵害。對于故意以語言、行為等挑動對方侵害自己再予以反擊的防衛挑撥,不應認定為防衛行為。”

  五是準確界分防衛行為與相互斗毆。正當防衛與相互斗毆都可能造成對方的損害,在外觀上具有相似性,容易混淆。實踐中,個別案件存在“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的現象,只要造成對方輕傷以上后果的就各自按犯罪處理,模糊了“正”與“不正”之間的界限,應當加以糾正。《指導意見》第九條要求堅持主客觀相統一原則,進行綜合判斷,準確把握行為人的主觀意圖和行為性質,準確認定相關行為究竟是正當防衛還是相互斗毆。

  六是準確界分濫用防衛權與正當防衛。《指導意見》第十條要求防止將濫用防衛權的行為認定為防衛行為,“對于顯著輕微的不法侵害,行為人在可以辨識的情況下,直接使用足以致人重傷或者死亡的方式進行制止的,不應認定為防衛行為。不法侵害系因行為人的重大過錯引發,行為人在可以使用其他手段避免侵害的情況下,仍故意使用足以致人重傷或者死亡的方式還擊的,不應認定為防衛行為”。

  七是準確把握防衛過當的認定條件。與正當防衛相比,防衛過當只是突破了限度條件,即“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為統一法律適用,《指導意見》第十一條至第十三條明確:認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缺一不可;判斷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要立足防衛人防衛時所處情境,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作出判斷;“造成重大損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重傷、死亡。造成輕傷及以下損害的,不屬于重大損害。

  八是準確把握防衛過當的刑罰裁量。防衛過當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指導意見》第十四條要求“綜合考慮案件情況,特別是不法侵害人的過錯程度、不法侵害的嚴重程度以及防衛人面對不法侵害的恐慌、緊張等心理,確保刑罰裁量適當、公正”。

  九是準確把握特殊防衛的認定條件。《指導意見》第十五條至第十七條圍繞特殊防衛的起因條件,明確了“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具體涵義。第十六條規定:“在實施不法侵害過程中存在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等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為的,如以暴力手段搶劫槍支、彈藥、爆炸物或者以綁架手段拐賣婦女、兒童的,可以實行特殊防衛。”實施特殊防衛,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十是準確把握一般防衛與特殊防衛的關系。《指導意見》第十八條規定:“對于不符合特殊防衛起因條件的防衛行為,致不法侵害人傷亡的,如果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也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典型案例

  汪天佑正當防衛案 無罪

  燕某某因岳父與汪天佑的矛盾與趙某等二人來到汪天佑家門口質問汪天佑。但燕某某等始終未表明身份,汪天佑拒絕開門,燕某某、趙某遂踹門闖入汪天佑家過道屋。汪天佑因被突然開啟的門打傷右臉,遂拿起一鐵質摩托車減震器,與燕某某、趙某廝打,先后將燕某某和趙某頭部打傷,致趙某輕傷—級、燕某某輕微傷。

  法院判決汪天佑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正當防衛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這是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司法適用中,要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既要防止對不法侵害作不當限縮,又要防止將以防衛為名行不法侵害之實的違法犯罪行為錯誤認定為防衛行為。

  陳天杰正當防衛案 特殊防衛無罪

  被告人陳天杰和其妻子孫某某等水泥工在海南省三亞市某工地加班攪拌、運送混凝土。被害人周某某、容某甲、容某乙和紀某某飲酒后,看到孫某某一人卸混凝土,便言語調戲孫某某。陳天杰遂與周某某等人發生爭吵,周某某等人拿起鐵鏟、銅管等工具圍毆陳天杰,擊打其頭部,在此過程中,陳天杰半蹲著用左手護住孫某某,右手拿出隨身攜帶的一把折疊式單刃小刀亂揮、亂捅,致容某乙、周某某、紀某某、劉某甲受傷。容某乙后因失血過多死亡。

  法院認定陳天杰屬于正當防衛,依法不負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本案系防止不法侵害而被動進行的還擊,其行為屬于防衛而非斗毆,并且符合特殊防衛的適用條件,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楊建偉故意傷害、楊建平正當防衛案防衛過當

  楊建偉、楊建平在家門前聊天時,因楊建平摸了經過的狼狗而遭到狗主人彭某某指責,兄弟二人與彭某某發生口角,彭某某揚言要找人報復,楊建偉返回住所將一把單刃尖刀、一把折疊刀藏于身上。十分鐘后,彭某某返回,其邀約的黃某等人跟在身后。彭某某擊打楊建偉面部一拳,楊建偉即持單刃尖刀刺向彭某某的胸、腹部,黃某等人見狀持洋鎬沖過去對楊建偉進行圍毆,致其頭部流血倒地。楊建平見楊建偉被打倒在地,便從家中取來一把雙刃尖刀,沖向剛從地上站起來的彭某某,朝其胸部捅刺。彭某某身有七處刀傷,被刺傷致死,其中一刀為楊建平所刺。

  法院判決認為楊建偉系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被告人楊建平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本案一方事先準備工具,究竟是防衛行為還是相互斗毆,準確界分存在一定困難。司法適用中,要注意把握正當防衛的意圖條件,準確界分防衛行為與相互斗毆、準備工具防衛與準備工具斗毆,以準確認定正當防衛、防衛過當。

  劉金勝故意傷害案 濫用防衛權

  被告人劉金勝與黃某甲非婚生育四名子女,劉金勝與黃某甲因家庭問題爭吵,劉金勝打了黃某甲兩耳光。黃某甲找到其兄黃某乙調處。黃某乙于是帶領李某某等人于當晚10時許來到劉金勝的租住處,雙方發生爭吵。黃某乙、李某某各打了坐在床上的劉金勝一耳光,劉金勝隨即從被子下拿出一把菜刀砍傷黃某乙頭部,并持菜刀向李某某頭部連砍三刀。經鑒定,黃某乙的傷情屬于輕傷一級,李某某的傷情屬于輕傷二級。

  法完判決認為劉金勝不應認定為防衛行為,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正當防衛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制止行為。司法適用中,既要依法維護公民的正當防衛權利,也要注意把握界限,防止濫用防衛權,特別是對于針對輕微不法侵害實施致人死傷的還擊行為,要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準確認定是正當防衛、防衛過當還是一般違法犯罪行為。

  趙宇正當防衛案 不起訴

  李某與女子鄒某飲酒后,一同到達福州市晉安區某公寓鄒某的暫住處,二人在室內發生爭吵,隨后李某被鄒某關在門外。李某強行踹門而入,謾罵毆打鄒某,引來鄰居圍觀。趙宇聞聲查看,見李某把鄒某摁在墻上并毆打其頭部,即上前制止并從背后拉拽李某,致李某倒地。李某起身后欲毆打趙宇,趙宇隨即將李某推倒在地,朝李某腹部踩一腳,后趙宇離開現場。經鑒定,李某腹部橫結腸破裂,傷情屬于重傷二級。

  檢察院認定趙宇屬于正當防衛,作出絕對不起訴決定。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規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缺一不可。造成重大損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重傷、死亡,對此不難判斷。實踐中較難把握的是相關防衛行為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不少案件處理中存在認識分歧。司法適用中,要注意綜合考慮案件具體情況,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對防衛行為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作出準確判斷。

  >>專家解讀

  為正當防衛適當『松綁』

  讓見義勇為敢于出手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表示,正當防衛的具體適用,蘊含著價值判斷和事實認定問題,必須結合具體案件情況作出準確認定。實踐中,個別案件的處理結果與社會公眾的認知出現較大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辦案人員脫離防衛場景進行事后評判,而沒有充分考慮防衛人面對不法侵害時的特殊緊迫情境和緊張心理。勢必導致對正當防衛的認定過于嚴苛,甚至脫離實際。因此,必須堅持一般人的立場作事中判斷,設身處地思考“一般人在此種情況下會如何處理”,堅持綜合判斷原則,不能對防衛人過于嚴苛,不能強人所難,更不能做“事后諸葛亮”。

  姜啟波表示,針對當前司法實踐對正當防衛的適用“畏手畏腳”的現狀,為正當防衛適當“松綁”、鼓勵見義勇為、依法保護公民的正當防衛權利是完全必要的,但也必須注意和強調,“松綁”必須在法治框架內進行,要切實防止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如果把防衛過當認定為正當防衛,甚至把不具有防衛因素的故意犯罪認定為正當防衛或者防衛過當,會縱容逞兇斗狠,甚至濫用防衛權,導致社會不安寧。 據新華社、最高法網站

編輯: 意楊

相關熱詞: 正當防衛 制度 標準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13008241號-1
奇米网 777米奇影院 奇米第四色 哥哥去 哥哥干 狠狠日 色妹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