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們在一個小站相遇

2020-08-24 09:05:59  來源:各界新聞網-各界導報   


[摘要]記得那一年我還很年輕,年輕得可以隨意在發辮上插上粉色的山茶花或掛上多彩的蝴蝶結。...

  那位曾經為我中途轉車停留的男孩,—你還好嗎?任憑時光奔跑流逝,我依然還清晰記得你揮手作別的樣子。很想回請一餐飯,卻又不知現在的你去了哪里

  □ 龐玉珍

  記得那一年我還很年輕,年輕得可以隨意在發辮上插上粉色的山茶花或掛上多彩的蝴蝶結。

  那一年大約是在上世紀的八十年代中期。

  那天,有一趟列車從成都始發,經過途中一個小站時已經人滿為患,而我就在這個小站等這列火車。車到了,小站上候車的人群一下子擁了上去,我身不由己地被密密匝匝的人流推來搡去,就是擠不到車門前,急得滿頭是汗。“小妹,快把行李給我。”想不到,這個陌生男孩是對我喊的。當時,我想都沒有想就踮起腳跟把行包遞到窗口,里邊的男孩便彎著腰身接了過去。待我擠進車門,終于跟行包待在一起的時候,這才長舒了口氣。我們就這樣不期而遇,談話中,我知道了他是因開學正趕往南方某城市的大學生,他也知道了我是剛剛高中畢業的農村黃毛小丫頭片子。

  還記得當時的那輛列車本來可以直接把他送達正在就讀的學校,可是他卻中途陪我下了火車,在略陽山城火車站旁邊的一家餐館里請我吃飯。當時的我很拘謹,因為從來沒被男孩子這樣請過。而他倒很從容,付款,遞給我碗筷。我呢,只是默默地和他吃完這頓飯……后來,我倆一起爬了象山。至今,在我那本珍藏了許多年的相冊里還安放著當時拍攝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穿著乳白色的夾克衫,小城的秋色映著他淡淡的笑顏。

  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我們在山上逗留的時間沒超過半小時,那唯一的一趟能載我回家的客運汽車就來了。當我匆匆上車時,男孩不停地向我揮動手臂,隨著汽車啟動,他的身影漸行漸遠……

  再后來,我倆開始書信往來,他的字體清秀,我的卻潦草不羈。他畢業甚至工作之后我們依然如此,書信的內容很純潔,用詞也頗為謹慎,里面絕沒有“愛”或者“喜歡”等等今天看了令人臉紅的字眼。

  反正那時我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和幻想,因為那還是一個城市與農村戶口有著難以逾越的鴻溝的年代。畢竟自己沒能考上大學,戶口依然在農村,盡管男孩在一次來信中說了他可以連著休假卻不知該往何處的想法,我卻沒有膽量邀請,也沒做出回應。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我們失去聯系已有30多年。

  回首往事,當年我們相遇相識,以及后來幾年的書信交往,是那么純潔,那么善良和美好,多年來讓人難以忘懷。在此真想借用明媚的陽光問一下,那位曾經為我中途轉車停留的男孩,——你還好嗎?任憑時光奔跑流逝,我依然還清晰記得你揮手作別的樣子。很想回請一餐飯,卻又不知現在的你去了哪里。

編輯: 意楊

相關熱詞: 火車 農村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13008241號-1
奇米网 777米奇影院 奇米第四色 哥哥去 哥哥干 狠狠日 色妹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